A加K娱乐

A加K娱乐

发稿时间:2018-07-13 15:09:08来源:甘肃省教育网 【 字体:

原标题:覃辉*ST圣莱财务造假,A加K娱乐宇顺电子200亿的局要泡汤?

作者丨叶露 陈梦霏

来源丨野马财经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十多年前,A加K娱乐创造了天上人间“神话”,A加K娱乐又素与”明天系“交好的覃辉,A加K娱乐因贿赂银行行长被查,A加K娱乐其一手打造天上人间被收购、资本帝国”卓京系“随之分崩离析。

十年之后,曾叱诧风云的覃老板重出江湖,只是还未来得及一鸣惊人,却因财务造假被证监会警告处罚。

时过境迁,当市场上再度谈论起当年那个驰骋江湖的资本玩家,更多地只剩下唏嘘……

4月16日晚间,宇顺电子(002289.SZ)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终止收购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成都润运)100%股权的交易。

资料显示,成都润运为星美影院的运营主体,根据星美集团方面提供的数据,截止2017年末,旗下影院数量已达365家,银幕2290块,此次重组终止也意味着其影院资源借壳上市的计划泡汤。

而造成这场交易流产的原因,则是成都润运的实际控制人、交易的主导者——覃辉出了麻烦。

覃辉被罚,重组泡汤

4月14日,*ST圣莱(002473.SZ)接到证监会的处罚通知,公司因2015年度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构财政补助事项,导致当年收入和利润虚增1000万元,净利润虚增750万元。整个事件中,公司实控人覃辉因作为知情人和参与者,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罚款60万元。

埋在圣莱达的雷爆了,不仅“炸伤”了覃辉,还拖累了成都润运与宇顺电子的重组,导致这场筹划已久的重组被迫中止。

早在2017年3月,覃辉就与解直锟有过接触,彼时,星美控股为成都润运引入25亿元的战略投资,中植系旗下创泰融元、汇恒赢、汇荣晟砸了15亿元,获得近10%股权。当时,成都润运的投前估值为135亿元,投后估值160亿元,星美控股曾表示,增资协议完成后,公司会研究将成都润运及其相关资产在A股上市。

2018年1月,成都润运与宇顺电子达成协议,后者拟对价200亿元收购成都润运100%股权,交易实施后,宇顺电子实际控制人将由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变更为覃辉。

可以想象,此次交易若是能顺利完成,这将会是覃辉资本运作的重要一步,但证监会的处罚让他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

根据规定,覃辉在交易过程中构成《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所规定的收购人,如果对其有相关处罚,则不得收购上市公司,对交易的继续推进构成实质性障碍。

不过星美控股在发布终止重组的公告中提到,未来旗下的影院资产并不排除通过其他重组方式上市的可能性。

北京一券商人士方大雄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覃辉被处罚,如果他继续为实控人,那成都润运将3年左右无法进行与上市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

曾折戟圣莱达

覃辉在娱乐界和资本市场久负盛名,在购买宇顺电子之前,曾苦心经营*ST圣莱。

2015年牛市中段,覃辉以18.62亿元的价格受让圣莱达第一大股东宁波金阳光100%股权,间接持有*ST圣莱18.13%股权,每股价格达64.21元/股,成为圣莱达实际控制人。

按照原先的计划,覃辉希望在*ST圣莱注入影视资产,改变*ST圣莱亏损的局势。一方面,先是利用其传媒界的资源,与华视友邦联合虚构影视版权转让合同,以对方违约为由,获得4000万元的本金和违约金;另一方面,公司高管又与当地镇政府商议,以研发项目为幌子,获得了1000万元税收优惠,但实际上流入*ST圣莱的两笔资金均来自覃辉的星美系。

在覃辉的操作下,*ST圣莱从亏损变为盈利,讽刺的是被证监会查出财务造假,扣除虚增净利润750万仍为负。而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亏损,在2017年的业绩快报中,*ST圣莱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影视投资项目出现较大幅度亏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和坏账准备。

这意味着覃辉入主*ST圣莱后,注入的影视资产不但没能扭转业绩,反而继续滑向退市边缘。公司股价也随之一路下跌,截至2018年4月17日,收于7.23元/股,野马财经致电*ST圣莱询问退市风险事宜,但截至发稿,并未取得回应。

眼看着*ST圣莱重组无望,覃辉选择了给成都润运找个新的运作平台,与当时为业绩连亏的宇顺电子寻找退路的解直锟一拍即合,谁曾想,这次的重组被圣莱达的往事所“坑”。

覃辉的资本江湖

2015年复出以来,覃辉在A股的两次资本运作均不畅,不过,其在港股市场仍有一席之地。

资料显示,覃辉为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0198.HK)及星美文化旅游(2366.HK)实际控制人。且值得注意的是,另有一家名为星美传媒集团(下称“星美集团”)的公司,股东名单中并未找到覃辉以及其胞弟覃宏的身影,但其官网有着“星美控股、星美文化旅游为旗下公司”、“收购了圣莱达”等表述,由此可以看出,覃辉对其有着充分的影响力。

截至目前,“星美系”投资领域遍及影院投资、020电商、影视制作、影视发行、文化经纪、文化旅游、时尚模特、移动互联网、广告营销、影视基地等全产业链,参与过《火锅英雄》、《美人鱼》、《王的盛宴》等诸多著名电影的制作,甚至,全国工商信用信息系统显示,星美圣典还通过北京中金架子柒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投资了蚂蚁金服。

“星美系”目前虽仍为中国文化传媒领域龙头之一,不过对比2005年之前覃辉创下的辉煌,“雕栏玉砌犹在,只是朱颜改”形容地更加贴切。彼时,覃辉身上的标签除了“天上人间”外还有“卓京系”掌门人,而“卓京系”在当时被称为“中国第一民营传媒集团”。

借助“天上人间”这个交际场,其结交了大量权势人物,助力资本布局。

2000年6月,覃辉成立卓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卓京系”鼎盛时期,控股长丰通信(000892.SZ,曾用名三爱海陵、星美联合、现为欢瑞世纪)、投资了湘计算机(000748.SZ,已退市),控股三家港股上市公司东方魅力(0198.HK,现星美控股)、现代旌旗出版(8010.HK,现成报传媒)和流动广告(8036.HK)。

此外,“卓京系”还在电影、演艺、数字媒体、电视、音像、报纸、广告、影视基金八大版块皆有布局,所投资公司中有杨澜创办的阳光卫视、姜昆的昆朋集团以及由谭咏麟、曾志伟等诸多明星发起的星美国际、星美演艺经纪公司等,可谓星光熠熠。

然而,2005年,建设银行张恩照案发,再加上扩张步伐太快,“卓京系”开始分崩离析。不仅“天上人间”被卖掉,友通数字、飞腾制作、鲲鹏网城、华夏文化、卓京控股等卓京系公司,或更名重组、或转让股权,同时变卖上海香樟大厦公寓式酒店、北京鹏润大厦19层办公楼等用于还贷。

覃辉之弟覃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也承认,当时“摊子铺得太大,对管理、人力和资金都形成很大的压力”。

令人唏嘘的是,这期间,长丰通信改名成星美联合,不久后即成为ST星美,最终于2016年被欢瑞世纪借壳现代旌旗出版及流动广告两家港股公司的大股东名单里,也没了覃辉的身影。

曾经叱咤江湖,重新向A股发起进攻却频频受挫,不知这位曾经的“资本高手”心里作何感想,你有什么想法,评论中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